首页 >> 首页 >> 滚动新闻 >> 历史 >> 贺龙曾两次大怒欲枪毙的是哪位开国将军?

贺龙曾两次大怒欲枪毙的是哪位开国将军?

2017年01月22日 10:44 来源:人民网  作者:梅兴无
“文革”期间,专案组在整贺龙的黑材料时,多次逼迫被“打倒”的李文清揭发贺龙。但李文清一下笔就写贺龙如何引导他走上革命道路,又如何救了他的命。专案组的人挑拨说:“贺龙两次要枪毙你,你还包庇他干嘛?”李文清竟忍不住又动了粗口:“你懂个球!”因此他被专案组的人打伤,在床上躺了几个月。

  过草地差一点饿死,又差一点胀死

  红二方面军是最后过草地的部队。李文清的十五团是后卫,走在部队的最后。从甘孜出发时,每人只领到5斤青稞面,怎么省着吃也只能维持半个月。可在荒无人烟的原始水草地带一走就是20多天,粮食早已告罄。

  原本想到达阿坝时弄点粮食,可当地藏民在国民党欺骗下带着吃的早已跑光。只有一营某班在敌人扔下的帐篷里幸运地找到一大袋青稞。班长说,缴获归公,应分给全营。营长张树芝说,应该分给全团。

  李文清深为感动,当即号召指战员要学习一营的集体主义精神。就这样,全团每人分到一小碗青稞,这是最后一个多星期的口粮。李文清掂了掂手中那一点点青稞面说:“粮食就这么多,这是我们的命根子,我们要用它征服草地。粮食肯定不够,但我们是红军,从来就没向困难低过头。中央、毛主席都过去了,我们也要走过去!”

  李文清每天都只能吃一小撮青稞面,一天到晚肚皮仿佛贴在脊梁骨上一样,像个纸片人风一吹就要倒似的。露营时,他到师部汇报工作。一进帐篷就闻到一股香味,口水情不自禁地流了出来。师长王尚荣一把拉他坐下说:“先别忙汇报。我们捡了个牦牛脑壳,来,先干它一碗。”他接过师长亲自盛的一碗汤一扬脖子喝了下去。他说,这辈子再也没有喝过那么好喝的汤了。

  到第5天,青稞面全光了。草地可吃的野草也几乎被前面的兄弟部队吃光了,他们只好挖些他们剩下的草根充饥。有时吃上毒草,轻的口吐白沫,重的丧失生命。

  饥饿像魔鬼一样不停地吞噬着红军战士的生命,饿殍载道,惨不忍睹,李文清心如刀绞。

  没有倒下的战士继续挑战着生命的极限,相互搀扶着摇摇晃晃地在茫茫草地上蠕动,每天只能走8到10里。有一天露营,通信班的战士实在饿得不行,把皮带放在火上烤,然后切成一块一块,竟然可以充饥。李文清立即把这个“伟大的发现”向全团推广。于是,枪皮带、腰皮带、皮挎包,只要是皮,全部吃光。

  走出草地后,战士们半年多没有理发了,胡子像头发,头发像苎麻,衣衫褴褛,蓬头垢面,但一双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仍闪射着坚定的光芒。

  到达哈达铺,见有藏民巴扎(集市),饿了几个月的李文清最大的愿望就是饱食一顿。他和顶替他当十五团团长的唐金龙等4人买了20只鸡、2个锅盔(类似烧饼的面食,每个约5斤重),4人狼吞虎咽,一扫而光。半夜4人都腹胀如鼓,在地上打滚,结果竟有一人胀死。

  李文清和唐金龙大发感慨:“过草地差一点饿死,又差一点胀死!”

  几十年不原谅他的老战友同他抱头痛哭

  李文清有个老战友叫周树槐,是湖北仙桃人。歌剧《洪湖赤卫队》刘闯的原型就是周树槐。当赤卫队队长的周树槐带着队伍,常常把团防打得晕头转向。后来赤卫队整编进红军,周树槐分到李文清当连长的连队。周树槐从事后勤工作,开始抬担架,后来到炊事班工作,当了炊事班长。

  1932年春,部队打了一个胜仗,连队打土豪弄到一头肥猪,给全连改善伙食。久不沾油腥的周树槐一时兴起,竟和炊事班的几个人“近水楼台先得月”,把猪下水(内脏)先弄来吃了。

  李文清闻报此事,勃然大怒,当即下令全连集合,把炊事班好一顿训斥,最后命令把周树槐吊在树上进行体罚。孰料手下人下手太重,竟将他的腰打折了,落下终身疾患。

  李文清感到此事处理得过火,深感内疚,主动向周树槐道歉。但周树槐一直耿耿于怀,不肯原谅。从此,这两个从一个连队打拼出来的红军战友成了冤家,再也不说一句话。

  “不是冤家不聚头”。解放后,两个人又走进了成都军区大院,李文清当军区副司令员,周树槐当军区后勤部副部长。两家同住在军区大院,但形同路人,老死不相往来。成都军区司令员黄新廷曾为此专门多次出面调解,但周树槐一想到腰疼发作时的痛苦,心头怒气难平,扔出一句硬梆梆的话:“我永远不会原谅这个暴君!”

  “文革”期间,李文清被“隔离审查”。专案组给他罗织了三条“罪状”:一是贺龙的黑干将,在回忆录《最后的脚印》和《转战荆江南北》里“肉麻”吹捧贺龙;二是假党员;三是历史问题。当专案组得知李文清和周树槐之间历史上有过节后,便向周树槐“做工作”,要他“反戈一击”:“只要你证明李文清是假党员,那么你和贺龙的关系问题可以不追究。”周树槐义正辞严地说:“要我证明李文清是党员可以。但要我说假话,你们找错人了!”为此,周树槐与李文清一样,都被打成“贺龙分子”,蒙冤多年。

  上世纪80年代,李文清因病住院。一天,病房门被轻轻地推开了,一位穿着没有佩带领章帽徽的旧军装的老人,拄着拐杖一声不吭地站在门口,愣愣地望着躺在病床上的李文清。

  是周树槐!李文清看清后,想挣扎着从病床上坐起来同他打招呼。周树槐连忙示意他躺着,步履蹒跚地走到他的床边。也许是几十年两人没有说过话,也许是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,两位老人相互无言地凝视对方。突然,他们俩颤巍巍的手臂不约而同地伸向对方,紧紧地抱在一起,一任老泪在皱纹纵横交错的脸上冲锋陷阵,几十年的隔阂随风飘散。

  1987年2月15日,周树槐在成都逝世,享年84岁。年事已高的李文清坚持亲自

分享:
版权与免责声明:
①凡本网注明"来源:深港在线综合"的所有作品,均由本网编辑搜集整理,并加入大量个人点评、观点、配图等内容,版权均属于深港在线,未经本网许可,禁止转载,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②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③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在您联系我们之后24小时内予以删除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深港橱窗
赞助商
实用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