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> 首页 >> 滚动新闻 >> 历史 >> 贺龙曾两次大怒欲枪毙的是哪位开国将军?

贺龙曾两次大怒欲枪毙的是哪位开国将军?

2017年01月22日 10:44 来源:人民网  作者:梅兴无
“文革”期间,专案组在整贺龙的黑材料时,多次逼迫被“打倒”的李文清揭发贺龙。但李文清一下笔就写贺龙如何引导他走上革命道路,又如何救了他的命。专案组的人挑拨说:“贺龙两次要枪毙你,你还包庇他干嘛?”李文清竟忍不住又动了粗口:“你懂个球!”因此他被专案组的人打伤,在床上躺了几个月。

  李文清将军 资料图

  本文摘自:人民网,作者:梅兴无,原题:独目将军李文清传奇

  在1955年首批授衔的1042名开国将军中,有9位独目将军,李文清乃其中之一。他1930年参加红军,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从洪湖苏区斗争到进军大西北,从普通战士到大军区副司令员,他从枪林弹雨中一路拼杀出来,浑身上下7处负伤,右眼因伤失明,贺龙戏称他“李瞎子”。

  李文清号称贺龙麾下三员猛将之一,功勋卓著。长征中,当团长的他同师长贺炳炎端起花机关枪(冲锋枪),带着敢死队冲向敌阵,在瓦屋塘为主力部队杀出了一条血路;抗战时,率七一五团与兄弟部队一起浴血奋战,全歼日军吉田大队800余人于齐会,创平原地区大量歼灭日军的范例;解放战争中,率部攻克青涧县城,歼敌4100余人,生擒蒋军悍将廖昂,为西北野战军转入外线作战创造了条件;建国后,参与组织了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和对越自卫反击作战,为维护国家的尊严和领土完整作出了重要贡献。

  李文清不似其名字那般“文”,是个性烈如火的血性男儿。他军旅生涯留下的一个个极具传奇色彩的故事,生动地反映了一个复仇者怎样炼成一个革命者。

  为报夺妻之仇参加红军

  李文清,1910年出生于湖北松滋李家河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。全家靠租种地主家的7亩薄地勉强度日。李文清是家中独子,不到20岁,遵父命娶表妹周幺妹为妻。婚后不久,周幺妹就到地主的二少爷李学武家当佣人。那年松滋遭受百年不遇的大旱,庄稼几乎颗粒无收。李文清只好撇下新婚妻子,到百里外的公安县去做长工。他替地主家放的牛突然暴亡,地主扣了他全年的工钱不说,还把他轰了出去。

  一无所有的李文清一回家,就连忙到李学武家接久别的妻子周幺妹回家团聚。可他一进李家的门,就不明不白地被连打带踢地赶了出来。原来是李学武早就把周幺妹给霸占了。

  李文清怒从心头起,晚上提了一把刀去找李学武寻仇。他本家的一位叔叔一把夺下他手中的刀:“你这不是去白白送死吗?人家有钱有势,胳膊拧不过大腿的,把人要回来就行啦!”

  听了叔叔的劝告,李文清硬着头皮,提着一点礼品上了李家三少爷的门,想托他说个情,把周幺妹放回来。谁料还没等他开口,三少爷一烟杆脑壳砸在他头上,恶狠狠地骂道:“你这个土匪,你是不是还想杀我呀?!”接着,一群狗腿子围着他又是一顿毒打,把他扔出门外。

  李文清怒火直往头顶上冲,他横下一条心:这个仇不报老子誓不为人!

  当时,贺龙领导的红军正在松滋一带活动。李文清听说红军是为穷人出头的军队,便下定决心参加红军报仇。他整天坐在村口路边,望眼欲穿,生怕错过红军经过村庄的机会。一天傍晚,听说邻村在过队伍,他心急火燎地赶过去,见一支背着长枪短炮、大刀长矛的队伍正在过河,便一挽裤腿跳下河去,跟着队伍爬向对岸,走进了红军队伍。

  李文清参加红军后,把复仇的怒火转化成为练就本领的动力,他刻苦操练,打仗勇敢,不到一年的时间,就当上了班长、排长。

  1931年年初,红三军转战到松滋、长阳等地。一次,李文清带着他的排执行完任务,正巧离他的家乡不远。仇人就在附近,复仇的火焰把他的理智烧得荡然无存,他带上几个战士马不停蹄地赶回老家找李学武寻仇。李学武闻讯逃遁,恨得牙痒痒的李文清把李学武的房子一把火给点了。

  回到连队,李文清被关了禁闭。他对指导员说:“我私自带人回家报仇犯了纪律,领导批评的都对。可我参加红军就是为了找李恶少报夺妻之仇,不然我吞不下这口恶气。”指导员耐心地开导他:你跟李恶少是有仇,可我们这个连里哪个人没有仇啊?不能光记私仇,要记阶级仇。你想一想,李恶少霸占你的妻子,你去讲理,他还反过来毒打你,这是为什么?因为他们手中有权把子,我们只有把这个吃人的政权推翻,才能报阶级仇。指导员的这席话,特别是“阶级仇”三个字刀刻般地烙在了他的心里。他的觉悟提高很快,仗也越打越精,很快就当上了连长。

  红三军撤离洪湖苏区后,李学武放火烧了李文清家的房子,李文清的父母被迫背井离乡,从此杳无音信。被李学武霸占的周幺妹,也被卖给他人为妻。

  1952年,担任川北军区副司令员的李文清回到阔别20年的家乡。那个恶少李学武听说李文清到了县城,胆怯至极,上吊自尽。李文清回到乡下,周幺妹夫妇已经浑身颤抖地跪在那里,周幺妹说,我是没有办法才做了别人的女人,请求他原谅。

  他们哪里知道,站在他们面前的李文清,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只知报仇的“愣头青”,而是一位早已把个人仇恨升华为阶级仇恨的军队高级将领了。他扶起周幺妹夫妇,和蔼地说:“你们也是受苦人,现在全国解放了,再也没有人敢欺压我们了!”当知道他们的生活拮据时,他还慷慨资助了他们一些钱。

版权与免责声明:
①凡本网注明"来源:深港在线综合"的所有作品,均由本网编辑搜集整理,并加入大量个人点评、观点、配图等内容,版权均属于深港在线,未经本网许可,禁止转载,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②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③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在您联系我们之后24小时内予以删除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深港橱窗
赞助商
热图推荐
实用信息